作品集:2016—2017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6级进入)

 IP地址:42.57.60.6

投稿日期:2017-7-22 22:00:46

  学院:金融学院

  专业:金融1603

  学号:2016211360

  姓名:吕光雨

  昵称:吕光雨

任课教师:王姝

  作业:读书报告

从“范进中举”浅谈满清科举

从“范进中举”浅谈满清科举

东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吕光雨

 

科举制度是封建帝王为维护巩固自身统治而推行的一套选官制度。它源于隋,完善于唐宋,衰落于明清,最终于光绪三十一年正式废除。科举制度延续一千三百余年,其中利害在此不过多细说,笔者在这篇随笔中只谈谈对满清科举的一些看法。

科举随着发展俨然成为了一种愚民政策,满清一朝是当之无愧的,回顾满清特别是清中期几乎看不到学术自由和思想的活跃,科举在满清的皇帝手中只是掌控统治汉人的工具。

儒生经科举可入仕为官,所以在此就讲讲满清的政治生态。清兵入关后,虽然鼓吹“满汉和睦”,但都知道这只不过掩人耳目的政治诈骗。在朝中大员中,满族大员占据着绝对优势的统治地位,除去三藩,汉人势力微乎其微,即使担任要职也遭受皇帝猜忌朝臣排挤打压。晚清末年,邹容在《革命军》书中说:“满洲人在中国,不过十八行省中最小的一部分,而其官于朝者,则以最小部分敌十八行省而有余。劲师以京官满汉缺额观之,自大学士侍郎尚书满汉两缺平列外,如内阁,则满学士六,汉学士四,满蒙侍读学士六,汉军汉侍读学士二。满侍读十二,汉侍读二,满蒙中书九十四,汉中书三十……每季缙绅录中,于职官总目下只标出汉郎中员外主事若干人,而浑满缺于不言,殆有不能明示天下之隐衷。”1邹容的这一番话,真实描绘出了清部族政权的真实相貌。这一情况,直至平定太平天国时期才得到改观,但也只是满汉相对均势而已。

考试制度之真实用意,在于选拔真才,开放政权,把士人分配与政府之各部门。而满清的考试制度则成羁縻之术,满人毕竟只是中华之少数,开放一点政权,让汉人尝到一点甜头,保留科举这一正统途径,稳定民心预防造反仅此而已,只为妥协之条件。邹容也说:“至于科举清要之选,虽汉人居十之八七,然主事则多与额外,翰林则益清贫,补缺难于登天,开坊类于超海。不过设法虚縻之,戢其异心。又多设各省主考学政及州县教育等职,俾以无用之人,治无用之事而已即幸而亿万人中,有竟登至大学尚书侍郎之位者,又皆白头齿落,垂老气尽,分余沥于满人之手。然定例,汉人必由翰林出身,始堪一拜,而满人则无论出身如何,均能资兼文武,位裁将相,其中盖有深意焉。”2我们看制度,不当专就此制度之本身论之,而该就此制度与政府其余各项制度之相互关系中来看此制度所能发生之功效与其实际的影响。满清的科举制,就起事实来看,真相不言而喻。汉人若想从科举一途封将拜相,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汉人士人们研习经书荒废年华为了功名只不过陷入了满清部族政权下的科举陷阱。

回到“范进中举”,虽吴敬梓有夸大之嫌,但我在想的是范进为何狂喜。举人是自乡试而出,乡试只是行省这一层次的考试,相识后还会有会试、殿试。殿试的翘楚才有机会如翰林,为日后进入权利中枢提供可能,通过殿试的成功者们运气好者也只会得到县令这样的实缺,更多的是赋闲。以笔者之见,如范进这样的汉举人数量之多,于情于理范进不应如此喜极而颠。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如范进一般的举人是构成地方乡绅的主要力量。所以,这又为解释提供了另一角度,笔者只不过站在入仕的角度表示怀疑。毕竟在满清一朝,举人的政治前途微乎其微。

 

参考文献:

1: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01160-161

2: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01162

42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