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6—2017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6级进入)

 IP地址:10.16.17.105

投稿日期:2017-9-13 15:02:42

  学院:统计学院

  专业:统计1601

  学号:2016210958

  姓名:梁博文

  昵称:梁博文

任课教师:卢晓侠

  作业:读书报告

《生死疲劳》读书报告

                        《生死疲劳》读书报告

    莫言出生于1955年2月17日,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县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1980年代中以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莫言的写作风格一向以大胆著称,天马行空般的叙述,陌生化的处理,构造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2011年8月,莫言凭借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10月11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中国获诺贝尔奖第一人。


    在《生死疲劳》小说中,一个被冤杀的地主经历了六道轮回,变成驴、牛、猪、狗、猴,最后终于又转生为一个带着先天性不可治愈疾病的大头婴儿;这个大头婴儿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身为畜牲时的种种奇特感受,以及地主西门闹一家和农民蓝解放一家半个多世纪生死疲劳的悲欢故事。小说透过各种动物的眼睛,观照并体味了五十多年来中国乡村社会的庞杂喧哗、充满苦难的蜕变历史。

    小说的叙述者,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他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里他为自己喊冤。在小说中他不断地经历着六道轮回,一世为驴、一世为牛、一世为猪、一世为狗、一世为猴、一世为人,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都未离开他的家族,离开这块土地。小说正是通过他的眼睛,准确说,是各种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

    西门闹轮回波折,从西门闹被打入轮回出生为西门大院的一头小驴后,通过西门驴一双非凡的眼,来反映土改后的高密东北乡农村的现实状况。西门闹的两个妾迎春和秋香分别改嫁蓝脸和黄瞳,原配白杏儿成了被监管的坏分子。这一世西门闹鸣冤叫屈的心态比较强烈,西门闹的思维时时出现,所以西门驴的命运也就跌宕起伏,多姿多彩。既有和昔日长工今日主人蓝脸的感情融洽,也有和驴花花踢死饿狼的壮举,更有和驴花花的缠绵浪漫。直到三年困难时期,饿疯了的村民吃了单干户蓝脸的驴,西门闹的魂魄才又一次转世为一头灵异的牛。当它再一次回到西门屯的西门大院时,和蓝脸的感情更加的相依为命。但此时,西门闹和迎春的一双儿女,迎春和蓝脸的儿子蓝解放,秋香和黄瞳生的一对双胞胎女儿黄互助和黄合作也都已经长大。为了不耽误孩子们的前程,蓝脸让蓝解放牵着牛入社。但却造成了西门牛的惨死。或许这是冥冥中的安排。西门牛死在西门金龙的手里,却挣扎着倒在蓝脸的土地上。西门闹的冤魂再次闯入阎罗殿评理,却被阎王再一次欺骗,在下一世轮回中做了一头猪。在为猪的这一世里,正是中国七十年代大力养猪的时代。西门猪的命运比西门牛风光了不少,上演了更为精彩的传奇。他咬死了仇人许宝,为西门驴复仇,咬伤了欺负白氏的人,然后成为运粮河岸边一群野猪的首领。在人猪大战之际却侥幸活命,最后因为救了多名落水儿童而得以长眠在蓝脸的土地上。

  救人而死的西门猪被牛头马面省略了程序,没回阎罗殿评理就被直接送入了轮回中,降生为西门大院的一只小狗。这狗老四跟着蓝解放和黄合作的儿子蓝开放进了县城生活,从这只不凡的狗眼里,我们看到了西门家及其有瓜葛的人的下一代的命运。蓝解放当上了副县长,但他不爱黄合作,爱上了比她小二十岁的庞春苗,不惜抛妻别子丢下官职携小情人私奔。从蓝解放的这一举动我看到了多年前湖北某县的文化局长私奔到厦门的影子。这种行为应该是作者不讴歌也至少赞同的。西门金龙借着改革的东风开始发迹,这个典型的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的代表,最终也应该就是那么个下场。蓝解放和庞春苗虽修成正果,但庞春苗的结局注定是个悲剧。否则,再生下个小蓝脸,作者就无法收场。正如路遥在《平凡的世界》给记者晓霞安排的归宿一样,只要她活着就无法和孙少平结合。西门狗见证了西门大院第二代人的归宿后,也终于得以和回归到土地上蓝脸的土地上,与西门家族的逝者长眠在一起。

  第五轮转世是新上任的阎王为了彻底洗清西门闹的仇恨,让他为猴两年。这两年的生存只是为了解决西门家族第三代人蓝开放、西门欢和庞凤凰的爱恨纠葛和最终归宿。最终促成了西门闹的第六次转世为人,本书的另一个叙述者—怪胎大头儿蓝千岁的降生。

    以人物的命运作突破口。“没有土地,农民像浮萍一样飘摇。20世纪80年代之后,农民不再是单纯的土地使用者,而是土地的经营者。当年眷恋土地的农民纷纷逃离土地,农民饱经患难的历史,反映了一种螺旋上升的历史规律。莫言写作的时候,并未按照这一规律写作,而是以人物的命运作为突破口。

    在《生死疲劳》中,莫言则通过动物变形记的戏谑来打破历史的线性固定和压制。这些动物走过历史道路,它们的足迹踏乱了历史的边界和神圣性,留下的是荒诞的历史转折和过程——那是从驴到牛,再到猪和狗的变形记。关于这部作品写作的历史故事或者对历史的揭示并无多少惊人之处,这段历史无论如何都被无数次的重写和改写,莫言纵使有千钧之力也不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关键依然在于怎么写,这就是莫言这部作品最为惊人和醒目的地方,那就是动物变形记的视角。

   《生死疲劳》的视角所呈现的变形记的结构是由驴、牛、猪和狗组成的依次由土改、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所对应的历史。动物的存在,动物的视角,使莫言的叙述具有无比的自由和洒脱,它可以在纯粹生物学和物种学的层面上来审视人类的存在。这个审视角度是如此残酷和严厉,人类的存在居然经不住动物的评判。

    读罢莫言的《生死疲劳》,不会让人打瞌睡,那海阔天空的想象,那优美精妙的语言,那数不清的暗喻名言,纷至沓来,赏心悦目,令人精神振奋,不读不快。而一读之后,总会让你心潮起伏,联想翩翩,不吐不快。

  莫言用魔幻般的语言,在高密东北乡的土地上描绘出了半个世纪的沧桑。“生死疲劳由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莫言说,佛教认为人生最高境界是成佛,只有成佛才能摆脱令人痛苦的六道轮回,而人因有贪欲则很难与命运抗争。

  莫言运用佛教六道轮回的观念,杂糅魔幻写实的笔法,以独特的形式呈现了中国乡土近半世纪的蜕变与悲欢。“变”是小说的主题,也构成现当代历史的隐喻。他以笑谑代替呐喊与彷徨,对土地的眷恋、对社会众生的悲悯、对记忆与以往的辩证。

  《生死疲劳》是“满纸荒唐言,全为庄严事”。最庄严者,当数书中说及在1976年9月9日,那蓝脸的一骂一哭,那抒发的何止是愤懑!是对举国对于一个人、一个人的思想误读的声讨。蓝脸的眼睛里慢慢地涌出泪水,他双腿一弯,跪在地上,悲愤地说:“最爱毛主席的,其实是我,不是你们这些孙子!”众人一时无语,怔怔地看着他。蓝脸以手捶地,嚎啕大哭:“毛主席啊——我也是您的子民啊——我的土地是您分给我的啊——我单干,是您给我的权利啊——”蓝脸,一个雇农,却不是一个简单平凡的雇农,人人入社,但他却没有像别人一样,而是坚持自己的信念——单干!那他一份坚持,让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他说,“我死了守在这里,房子不倒,我不离开,房子倒了,我就在废墟上支个窝棚,依然不离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道出了一个不简单的信仰,道出了农民的真谛。

    《生死疲劳》依然是一部幻想大胆、具有创造力的小说,它不断地自嘲、重编,并通过文中的评论给读者以震动。莫言的叙述比以往作品更为自由,无拘无束;对乡土中国历史的书写采取了全部戏谑化的表达,那种黑色幽默渗到骨子里,在欢笑嘻闹中悲从中来。作品描写了中国乡村自土改到改革开放的半个世纪的历史,革命与变迁、历史与暴力、理想与衰败都被整合在一起,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全部叙事则是通过一个地主投胎为驴、牛、猪、狗来表现。这是一出“变形记”,卡夫卡的形而上的变形记,在这里被改变为历史的变形记,一个阶级的变形记,人在历史中的变形记。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