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7—2018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7级进入)

 IP地址:10.16.17.90

投稿日期:2018-5-17 15:16:04

  学院:工商管理学院

  专业:工商1701

  学号:2017210254

  姓名:侯欣宇

  昵称:

任课教师:卢晓侠

  作业:散文原创

细雨湿流光——初识木心

      便该是这样的天空:灰蒙却不阴暗,如匀匀抹开的棉絮;便该是这样的雨:沾衣欲湿,略带寒意;便该是这样的街头:干净、老旧的十八十九世纪建筑,远处有一二高耸入云的塔尖,黑白蒙太奇式的画面中愣着一柄鲜红的侧立伞;便该是这样的气氛:轻快的小调琴曲悄悄游走在细碎的脚步声和电轨声中。

      推开窗,倚着窗框,看穿毛领大衣的贵妇牵着金毛犬优雅行进,曼妙的身姿划出恰到好处的弧度,胶着着行人的目光;妙龄的少女和着素净的长裙,伞搭在肩上,拈着伞柄,娉娉袅袅的莲花便开了一路;单手抱球的少年桀骜的甩开发尖的水珠。。。。。。我托着腮。一袭黑衣兀自出现在余光中,我转过头,长风衣,爵士帽,黑雨伞,如矜傲的英国贵族,但又多了二分凌厉,三分潇洒。用从容的快节奏越过贵妇,目光掠过少年男女,坐在了那柄红伞下的椅子上。“小坐巴黎街头咖啡店的椅子上,法兰西为我而繁华”黑衣靠着椅背,肘放扶手上,撑着下巴,在看人,看风景,发呆?不知道,我站直,身体略向前倾。有侍者过来,他略一回答,其余便只礼貌的点了下头。

     似乎这才是巴黎。

     不远处的他抬起头,看向我。微囧,脸有些发烫,却又见那人似是扯动了一下嘴角——他是——木心。我微愣,旋即抓起旁边的衣服,按捺住狂跳的心,去找那鲜红的伞。    

     忽然很庆幸自己今天没有很邋遢。

     近了,近了,似是听到一声呢喃:“天堂是怎样的呢,在天堂里走一天,脱下来的袜子,纯粹是玫瑰花的香味。天堂无趣,有趣的是人间。”我环顾四周,贵妇,少女,少年已不知所踪。而雨已霁,少量的光线穿过云层,以露明媚迹象。

     拉开他对面的椅子,无声坐下,他看风景,我看风景和他。一双情侣走过,虽无言语,但举止亲昵,一举一动皆如呵护花瓣,远处的樱花树下默立着衰老的情侣,浓作小小的一团。

     这次他说:“少年爱绮丽,就看他和她爱的是哪一种。”

     “大约有两种,一种是到头来会升华为素澹的绮丽,另一种是必将落得靡蔽的绮丽。”我接口。

     他笑了,唇角渐而勾起,略有上扬:“那么你呢?”

     “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迹,缘分是求而不得,来赶不走的奇迹。”

     “可愿造就一次奇迹?”他伸手邀请。

     “荣幸之至。”从此,巴黎于我而言便不仅仅是巴黎了。

     “呵呵,当爱因斯坦称赞起罗曼·罗兰来时,我只好掩口避到走廊一角去吸烟。”

     我沉默,不知应是赞同还是该笑,笑里是一份了然与悲哀,以及点点对他的心疼。想起那句:“而所谓艺术,就是‘一个人的变态,引爆整个时代的狂欢’。”而变态的人,必然孤独。

     他忽而斜视我:“把文学装在套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有些局促:“‘高山流水,非知音不能听。’守住本心便可,何必苛求?”

     他不语,我也看不清他的脸。

     走过车站,走过草地,看过公园的日光,看过凋落的木槿花,闻了大西洋的晨风,吃了大西洋的鲤鱼。。。。。。

     我一直跟着他走,一路无话,想来苏格拉底、蒙田怕也会有这样的待遇,不安之心稍减,继续跟着他走。

     木心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一月有余。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