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7—2018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7级进入)

 IP地址:10.19.242.209

投稿日期:2018-6-3 22:44:43

  学院:会计学院

  专业:会计1708

  学号:2017210511

  姓名:薛盈豪

  昵称:

任课教师:韩传喜

  作业:读书报告

未要论穷通

“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

富贵在上世纪不过是时代的一个小小缩影,但却能映射出那个年代的辛酸苦楚。

在那个小小缩影中,蕴含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百姓的生活剪影,而是整个时代的痛处,有那个时代的无数的人们的呐喊。

历史的车轮是人们的世世代代推动的,文明的长河,亦是由点滴汇聚而成,才有今日的图景。无论是古代,近代,现代,一个个标志性人物和一个个标志性事件,让时代不同,让历史不同。可是,这些划时代的伟人们尽管有如此壮举,事实上却是又有多少人的努力和铺垫,才让他们得以达到足够高的高度,来够到通向新时代的钥匙,来突破旧时代的瓶颈。

从商鞅变法到中央集权,从王安石到张居正,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他们在那个时代奋力追寻变革与转机,鲜有成功却又勇往直前。

想来历代先圣先贤,多少人叹惋于时代不容,时运不佳!“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的屈平终究有“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的悲叹;苏子纵然“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到头来还是“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叹叹而已;稼轩“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仍然逃不过“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命运。

鲁迅在《呐喊》中写道:“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如此比喻,其意再明了不过了。堪堪以数人,数百人,亦或数千人之力,怎能推动历史的车轮?鲁迅先生虽然想唤醒困在“铁屋子”里的人,却也是有心无力,恐难以企及所期望达到的效果。要归结于国民的劣根性,但是劣根性也是时代的产物,实在时代环境中形成并根深蒂固的,绝非数日之功。鲁迅也便只能将自己的呐喊化为文字,寄于书中,以期有识之士能有所悟罢了。

在清代,就有一位被太多人遗忘的革新者——龚自珍。如今人们大概只记得“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句子,却不知他在那个文字狱横行的时代的呐喊。“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清朝为钳制国民思想来达到巩固封建统治的效果,对百姓的言论严格监管,使得变法维新言论难以传播。人们就如此在“铁屋子”沉睡着,几乎没有苏醒的可能。

龚定庵著《明良论》,“士皆知有耻,则国家永无耻矣;士不知耻,为国之大耻。”报国之志,于字句中可见一斑。《东南罢番舶议》主张加强东南沿海的军事力量与海防建设,所列之事一针见血。《西域置行省议》指出要在西域设立行省,加强对新疆等地的管辖,维护社会稳定。祖国的东南西北,寸土寸地,定庵俱在心中忧之虑之,殚精竭虑以求保国家安定,尽管种种建议为人称道,却因触犯旧官僚的利益,均被搁置在旁,不闻不问。送别林则徐至虎门销烟,一篇《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令人慨叹,可自己却终究没有被重用,终生只得以在一无权闲职上叹叹而已。直到虎门一炬,英国挑起鸦片战争,直到在几十年后,当朝才正式在新疆设立行省,定庵的建议才真正体现出价值。但这价值早已过期,而定庵此刻的报国之心与那“本无一字是吾师”的铮铮铁骨,早已随着《当世急务八条》化为灰烬。《病梅馆记》不过是讽喻的徒然挣扎,只徒留富学士的喟然长叹,徒留不朽精魂葬于翁山的杂草丛中了。

为国家兴亡,文明崛起而鞠躬尽瘁者又何止定庵一人!只是在历史的车轮前,大多还是无能为力,只盼民众有所醒悟,也算是有所贡献了。

如果只因现实所迫而轻易屈服,不思勤勉,并不可取。哪怕在思想封建保守的公元前,也不乏锐意创新之人。在以中原华夏为尊,而将边外统称为“夷”的战国年代,赵武灵王便放下“尊”的架子,向北方游牧民族学习。守旧势力以“易古之道,逆人之心”为由,对赵武灵王的变法举措强烈抗议。在思想极为保守,只知遵循陈法的众臣的极力反对之下,赵武灵王却丝毫不为所动,力排众议,要求众大臣改穿胡服上朝,并大力训练士兵的骑射技术。“势与俗化,而礼与变俱,圣人之道也。”胡服骑射的改革,为赵国建立了一支所向披靡的骑兵队伍,为赵国在战国年代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基础。赵武灵王在封建社会能有如此长远的见识与不怕阻挠的胆识,无愧于被后世称道,传为佳话。

林则徐的《四洲志》,魏源的《海国图志》,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乃至陈独秀的《青年杂志》。向“蛮夷”学习的思潮,都像是脱胎于赵武灵王的虚心与变革精神,均有胡服骑射的影子。这种能清醒地认识自己的错误并适时地向外学习、对内反省的革新精神与态度,锐意创新当有此品质。

鲁迅先生之所以能被称为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在他长远而深刻的认识之外,与其稳重却又尖锐的笔调和冷静而又炽热的内心是分不开的。新文化运动是中国近代一次重要的思想解放运动,对唤醒民众,推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意义重大。鲁迅先生便是新文化运动当之无愧的主力军,而最能起到开启民智之效的,莫过于《呐喊》了。看似平淡而又深刻的语言,让读者读之有感,回味无穷。

孔乙己是鲁迅所塑造的广为人知的一个形象。满口“之乎者也”的孔乙己以穿着一袭长衫为荣,并以此炫耀,将自己是一个读书人这个身份作为引以为傲的资本。“你说你读过书的,那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故作满腹经纶之态的孔乙己,最终却落到了饿死的下场,如此窘迫,又难免有种《儒林外史》中的范进的那般,沦为笑料罢了。

如果说对于孔乙己鲁迅尚且希望读者能对这个形象有所同情,那么对于《白光》中的陈士成,可以说是彻底的否定。屡屡落第的陈士成最后变得愈加迷信,乃至精神失常,封建制度与科举制度对于人们的毒害显得格外尖锐而深刻。

对国民劣根性的强烈批判,在《阿Q正传》中展露无疑。“看客”这一概念在小说中反复出现,围观群众对眼前所见置若罔闻的冷漠与麻木,伴随着故事的发展而越来越明显。

在尖锐地批判封建制度的腐朽,又强烈地指责过敏性弱点的同时,鲁迅先生同样形象又含蓄地表达了对创新和革命的热情与期盼。

《药》一文全程没有直接塑造夏瑜的形象,而是借他人之口,侧面塑造了一个不惧牺牲、勇往直前的革命者的形象。华家的愚昧无知,连同光顾的客人的愚昧和毫无觉悟,更加衬托出革命者的孤立无援、可泣可叹。“药”表面上指的是华老栓一家的那个人血馒头,事实上指的是革命者的流血牺牲,乃至对革命者能够找出唤醒百姓、改变国运的救世良药。

鲁迅先生对革命的热情和勇气,在《狂人日记》中尤为突出。狂人看似只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而实际上他更是负载新体制意识形态的投枪和匕首。狂人表面上的精神紊乱与胡言乱语,其实是是在批判封建礼教与愚昧迷信。狂人身上冲破封建教条的精神与对未来坚定的信念,则是每一个革命者理应具备的品质。狂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十分夸张却有大刀阔斧之感,显示出革命者对封建的厌恶,对革命的决心以及魄力。

革命的道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要推动时代的车轮向着更高的文明前进更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前方种种困难难免会带来极大的阻力甚至让人遍体鳞伤,但我们若是只像余华笔下的福贵那样,只有自己显得无意义的单纯地活着又有何意义?狂人那样不顾世俗而又敢于突破封建束缚的精神,才是我们理应学习并付诸实践的啊。

遗山先生有诗曰:“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我们如何须顾忌环境对我们的打压呢!只要能坚持正确的是非标准,做好并能坚持正确的事,何必计较自身的境遇。

前途坎坷,但也不忘初心,未要论穷通。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