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7—2018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7级进入)

 IP地址:119.108.5.208

投稿日期:2018-10-1 23:49:35

  学院:会计学院

  专业:会计1707

  学号:2017211335

  姓名:张译丹

  昵称:

任课教师:韩传喜

  作业:读书报告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得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土,就如同布满田间的小道。”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我并没有想到后面展开的是这样一个令人叹息的故事,因为余华笔下这位老人平和的神态与下午温暖的阳光相交织,在我脑海中展现出的是家庭和睦和子孙满堂的幸福。


故事的主人公,徐福贵,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阔少爷,家中持有一百多亩地,父母亲身体健朗,妻子家珍善良温顺,女儿凤霞乖巧伶俐,可是徐福贵却吃喝嫖赌挥霍无度,直到有一天赌博时被龙二等人算计,彻底输光了家产。可是尽管富贵把家产输光,拖累全家去过苦日子,仍然可以看出他的家人是包容他的,就算是严厉的父亲也在几声长叹中为儿子谋来了还债的铜钱。一夜之间从阔绰人家变得穷困潦倒,却并未折断他们生活的桨,但是这世界却仍嫌扑打在这家人千疮百孔的茅屋上的风暴与骤雨不够猛烈,“爷爷掉下来了?”“是风吹的吗?”,福贵的父亲走后妻子家珍也被丈人接回了家,好在儿子有庆半岁时,家珍背着有庆走了十多里路回来了,可是团圆的喜悦还未淡却,又有阴霾笼罩,福贵的母亲生了病,福贵拿了银元去城里请郎中,谁知这一离家,就是两年。福贵被抓去替国民党拉大炮,在炮队中结识了老兵老全和娃娃兵春生,在战争中见证了生生死死,有稀里糊涂地成了共产党的俘虏。原本以为他的人生在此次团聚之后会峰回路转,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到了福贵这里,他的苦难才刚刚开始。母亲病逝,而懂事的凤霞也因一次高烧变得又聋又哑。但是他们一家人还在一起,一起努力地生活下去,但是小儿子有庆的死再一次打破了这个家庭竭尽全力维持的平静,此后凤霞难产而死,家珍疾病缠身又承受着失去子女的痛苦,不久也离开了人世,但是这个家还有希望,还有凤霞和二喜的孩子苦根,在二喜因事故意外惨死后,福贵就把苦根接回了村里,曾经一大家人,日子虽苦却也热闹,眨眼间只剩下一老一小相依为命。然而,这不幸并没想放过福贵,一日苦根生病,福贵因心疼外孙煮了很多豆子给苦根,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苦根竟然撑死了。这仿佛是命运开的一场过于沉痛的玩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福贵还活着。苦根死后的第二年,福贵去市场买牛,却在路过邻近的一个村庄时买下了一头待宰的老牛。从此,一人一牛继续生活。


余华在自序中写道,“我听到了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这首歌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陈丹青在《退步集》中也曾说,生命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从来都是盲目的。有人问他,“那活着干嘛呢?”陈丹青回答,“人得活,得了这条性命,就得活下去。但活下去是为了什么,不问的。有时候是越问越空。意义是人弄出来的。”


要说徐福贵的一生是不幸的,因为他几乎失去了一切,可是他这一生,也是幸福的,有多少人能像他一般好运,有这样一对体谅他的父母,这样一位全心全意支持他的妻子,一双懂事乖顺的子女和一个踏实能干的女婿,又有多少人能在参加过战争后健全的回家,他的一生有太多的幸运了,可是命运又让他统统失去这些曾踏实拥有过的幸福,人生经历过大起大落后,他仍然乐观积极的面对人生。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写过,“生命里有多少的无奈和惋惜,又有怎样的愁苦和感伤?雨浸风蚀的落寞与苍楚一定是水,静静地流过青春奋斗的日子和触摸理想的岁月。”或许福贵的人生称不上有什么为理想奋斗的经历,但是他拼命活了下来,在这洪流中为自己搏得了一丝喘息,他未与命运做过什么斗争,但他也不曾向其低头妥协。


同时在这篇文章中,有许多反映当时社会问题的情节,有些直到今天,也能起到讽刺某些社会现象的作用,其中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的就是在读到有庆的死时,我着实感到心痛。


“抽一点血就抽一点,医院里的人为了救县长女人的命,一抽上我儿子的血就不停了。抽着抽着有庆的脸就白了,他还硬挺着不说,后来连嘴唇也白了,他才哆嗦着说:

“我头晕。”

抽血的人对他说:

“抽血都头晕。”

那时候有庆已经不行了,可出来个医生说血还不够用。抽血的是个乌龟王八蛋,把我儿子的血差不多都抽干了。有庆嘴唇都青了,他还不住手,等到有庆脑袋一歪摔在地上,那人才慌了,去叫来医生,医生蹲在地上那听筒听了听说:

“心跳都没了。”

医生也没怎么当回事,只是骂了一声抽血的:

“你真是胡闹。”

就跑进产房去救县长的女人了。”


我读到这里顿了很久,感到这一切是如此的荒唐透顶,仿佛是一场闹剧,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只是胡闹的结果,仿佛除了福贵,谁都没放在心上。反过来还质问福贵,“你为什么只生一个儿子?”或许没有让福贵亲眼目睹儿子死去的过程、医生冷漠的态度,就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但是读到结尾再来回味这里,我觉得作者成功了,他成功地将他写这篇文章的初衷传达给了读者。有庆的死对福贵来说应该是最残忍的一刻,一个壮实好似小牛犊的孩子,中午上学时还活生生的,到了晚上人就没了。可是福贵没有去恨,或许他恨了,但是他留给世界的友善要多得多。在他讲述自己的故事中,他应该是怀揣着思念与爱的,他爱着这些逝去的亲人、朋友,他也饱含着对他们的想念。所以作者这样形容福贵,“他是那种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模样的人。”“他喜欢回想过去,喜欢讲述自己,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次一次地重度此生了。”你问,他的人生如此困苦,充满了血与泪水,为什么要去追忆、去讲述,或许这就是生活的真实模样,只不过命运待我们要宽容的多,福贵的心中应是温馨的回忆要重的多,所以他会将死亡如此轻描淡写地略过。所以我觉得作者成功了,我看到的不是仇恨着生活的福贵、不是抱怨苦难的福贵,而是平静地忍受这一切,一个坚韧而柔软的生命。如同鲁迅在小说《伤逝》中写道,“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余华在致上海贝塔斯曼书友会会员的信中说:“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在读《活着》时,眼泪常会不期而至。如果你也遭遇和他们一样的阅读经验,我想对你说,谢谢。我正是为像你一样善良的人写作。但我绝不是在控诉命运的残暴,相反,我希望你读到的是生命的韧性、力量、爱情、友谊,甚至本能焕发的快乐,以及幽默,一切美而朗朗欢笑的东西,他们无视命运的暴戾而独自存在。善良的人同情一切苦难,同时也反对假惜命运之名的自暴自弃。善良绝不仅仅是悲伤软弱的眼泪,而更应该是对所有美好高尚事物的关怀与肯定。它举重若轻地保护着我们的心,在艰难的世道里保持热情与希望。”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是苏轼在《临江仙·送钱穆父》中的最后两句。人生就像是一座旅馆,我只是暂时路过这旅馆的漂泊之人、栖身于此。人生也是如此,人降临在这世界只身一人,离开时也只是自己,带不来也带不走的亲人、朋友、财物,我们只为活着本身而活,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