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7—2018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7级进入)

 IP地址:120.200.65.160

投稿日期:2018-10-1 23:50:37

  学院:财税学院

  专业:财政1703

  学号:2017211281

  姓名:罗庆斌

  昵称:

任课教师:郑伟

  作业:读书报告

蒲松龄与吴敬梓的文学价值观比较 ——以《聊斋志异》与《儒林外史》为例

蒲松龄与吴敬梓的文学价值观比较

            ——以《聊斋志异》与《儒林外史》为例

摘要:蒲松龄与吴敬梓都是清代著名文学家,且都对科举制度有一定的不满,故而两者的文学作品中皆有一种讽刺意味。但因为二人的生活经历,家世背景都不甚相同,所以两者在文学价值观上还是有很多差异的,本文以两人的代表作品《聊斋志异》、《儒林外史》为例,对二人的文学价值观进行简单的比较。

在中国文学史上,凡伟大的作家都饱含着一种悲士不遇的生命情怀。干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志士为了驮载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荷,付出过多少惨重的代价,在他们柔弱的生命里饱和着啼血悲泪壮志难酬的人生遭际,而一方面他们又负载起历史的巨舟,自觉自愿背负起文化的重荷,用他们的生命谱写出了中华上、下两千年的文明史。而本文所要比较的蒲松龄、吴敬梓便是这些伟大的作家中的一员。

正如标题所讲,既然要比较蒲松龄、吴敬梓两人的文学价值观,那么少不了要讲讲他们的代表作《聊斋志异》、《儒林外史》。

一、蒲松龄和他的《聊斋志异》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出生于一个逐渐败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19岁应童子试,接连考取县、府、道三个第一,名震一时。补博士弟子员。可在这以后他屡试不第,直至71岁时才成岁贡生。这是为何?其原因有大半在于当时科举制度腐朽不堪以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不认同。屡试不中直接导致了蒲松龄生活条件的困窘不得已从事一些代人歌哭的工作。贫困的生活,导致了他心理的失衡,致使他一生汲汲于功名而白首不悔。而不第的苦闷、失落,长期滞留在他内心,难以解脱。《聊斋志异》的创作也从反面证实了这种心态的不可解脱,不可缓和。《聊斋志异》中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都是蒲松龄内心世界的折射和映现。举仕不成的苦闷只能通过“写作”来缓解。这就形成了《聊斋志异》一书对科举制度的批判。如在《考弊司》、《杨大洪》、《素秋》、《司文郎》、《叶生》、《王子安》等篇中,蒲松龄都从不同侧面揭露了科举制度对文人灵魂的伤痛。特别是《叶生》篇中的叶生,是一个饱含着鲜明的作者自我艺术形象的人物。叶生是“文章词赋,冠绝当时”,可在科举考试上却“所如不偶”,总是名落孙山的书生,最后身心交瘁,被折磨得“形销骨立,痴若木偶”,饮恨以殁。叶生活着的时候在不停地考,死去了的魂魄仍然沉湎于应举赴试,依然在考,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个举人。至于考中举人为了什么,蒲松龄借叶生之口作了明确的回答,就是为了富贵二字,叶生说:“我今贵矣”。从中可看出蒲松龄对科举的迷恋已深入骨髓,变成灵魂的烙印

挥之不去。

在《聊斋志异》中,有许多故事,就故事情节本身来说,大可不必写出许多佳句。但蒲松龄不仅在写故事,更是在作文章,作那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文章。蒲松龄真真是将被科举考试压抑的才华悉数展现在《聊斋志异》的创作中,恨不能立刻向天下人证明自己就是一颗沧海遗珠,他是要通过创作来补偿科举考试的失败,来寻找一种荣誉感和认同感。

小说作家的创作心理外化成孤愤、忧慨的创作情感,寄托在作品中,这种情感或经历在作家的创作过程中长期出现,成为创作心理的某种暗示。有时,创作环境还会加深这种暗示,蒲松龄的创作环境则加深了他们的孤愤情感。

蒲松龄远离妻子设帐毕家,过着“门庭之凄寂,则冷淡如僧,笔墨之耕耘,则萧条似钵。”的生活,他的创作感情和创作环境都是孤独凄冷的,直如《夜坐悲歌》写道:

黄河骇浪声如雷,游人坐听颜不开。

短烛含愁惨不照,顾影酸寒山鬼笑。

半夜闻鸡欲起舞,把酒问天天不语。

但闻空冥吞悲声,暗锁愁云咽秋雨。

外人看来,蒲松龄的创作情感是孤愤的。蒲松龄寄人篱下,财不足以养家,才又不被认可,面临着物质、精神的双重压力。他在《聊斋自志》中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孤愤之情:

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亦足悲矣!

当然,最让蒲松龄痛心的还是科考的失利,他创作了大量反映举子们生活贫困、科场失利的心酸故事。《叶生》一篇可以说是蒲松龄自己的写照。叶生“文章辞赋,冠绝当时”,但是“时数限人,文章憎命”而屡战屡败,以至贫病交加而死,不得不在死后魂从知己。“借福泽为文章吐气。”最后“异史氏曰”为此发出悲音:

嗟乎!遇合难期,遭逢不偶。行踪落落,对影长愁;傲骨嶙嶙,搔头自爱。叹面目之酸涩,来鬼物之揶揄。频居康了之中,则须发之条条可丑;一落孙山之外,则文章之处处皆疵。古今痛哭之人,卞和惟尔;颠倒逸群之物,伯乐伊谁?抱刺于怀,三年灭字;侧身以望,四海无家。人生世上,只须合眼放步,以听造物之低昂而已。天下之昂藏沦落如叶生其人者,亦复不少,顾安得令威复来,而生死从之也哉?噫!

   文学是透视一个作家心灵的窗的口,它体现出一个作家的人格、是非标准和价值观等深层的文化心理《聊斋志异》是蒲松龄心态阴影的折射。但是,蒲松龄伟大的地方就在于他真实地、毫不夸张矫饰地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和细致观察,把当时读书人在科举制度下丧失了人格,欲进不能,欲罢不忍的痛苦心理昭示了出来。他以文学家的视野赋予了《聊斋志异》别一种深刻的内涵,使小说达到了形而上的艺术层面。在《聊斋志异》中蒲松龄建筑了一个花妖狐魅幽冥异域的荒诞世界。正是在这个荒诞的世界里,蒲松龄实现了他的自我和追求。

二、吴敬梓与《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的结构很特别,它是由连环式的短篇的故事所构成的一部长篇小说。在小说中,吴敬梓塑造一系列的人物形象。大概可划分为三大类:一是热衷于科举,追求功名利禄的,如在这集团军中有范进、周进等一大类的腐儒人物。二是以倡导所谓的实学,他们以礼、乐、兵、农等实学作为人生最大的追求目标。三是以“王冕”及四大奇人为一类。其实作者从这些人物的身上,是想对儒家的传统文化思想作为反思,在三种人物的身上来探索三种人生价值观。

  《儒林外史》虽然充满了对科举制度的反感与对封建反对封建科举制度和封建礼教的毒害,讽刺了因热衷功名富贵而造成的极端虚伪,恶劣的社会风习。但仍然离不开正统儒家思想观念。这也难怪作者吴敬梓的,因为他生活在一个比较复杂的家庭环境当中:吴敬梓生活在清朝康熙年间,出身一个封建官僚地主阶级的家庭。父辈以上几代都有功名利禄地位的,曾祖吴国对是探花,祖父辈吴旦是一个增生,吴勖也是增贡生,父吴雯延是位秀才,说到继父吴霖起也是一位拔贡,曾任职于江苏赣榆县教谕,可以说对吴敬梓的影响最大。

   闲斋老人在《儒林外史》序中说:“其书以功名富贵为一篇之骨。有心艳功富贵而媚人下人者;有倚仗功名富贵而骄人傲人者;有假托无意功名富贵,自以为高,被人看破耻笑者;终乃以辞却功名富贵品地最上一层为中流砥柱。”这段话恰好概括书中各类人物的追求和取向。

   从以上文字中,我们不难比较蒲松龄与吴敬梓之间的文学价值观。《聊斋志异》中的花妖狐魅的浪漫形式正是蒲松龄现实世界孤愤精神的折光和载体。人类的虚妄.命运的多舛.使他在幽冥异域的世界里摆脱了世俗的羁绊,实践着他生命的理想;而在《儒林外史》中吴敬梓深刻地探索了三种人生的价值观:对沉迷于科举考试,追寻功各利禄、仕途之道等,作者对这些社会现象产生不满和厌恶的情绪,同时又对追求礼乐兵农那一套儒家礼教产生了怀疑和感到彷徨。他上下求索,寄托在市井四大“奇人”的身上,试图找到圆满的答案。

   两者虽有许多不同,但不可否认其作品主要目的都在于抨击当时已渐渐腐朽的封建科举制度,也都表达了他们自己独特的人生追求与对现实社会的彷徨与讽刺,在这一点上《儒林外史》与《聊斋志异》可以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