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集:2017—2018学年文学欣赏课程实践园地(2017级进入)

 IP地址:223.104.177.92

投稿日期:2018-10-1 23:58:35

  学院:国际商务外语学院

  专业:商英1702

  学号:2017210144

  姓名:白庆

  昵称:

任课教师:丁玉娜

  作业:读书报告

读《边城》和《悲惨世界》有感

     《边城》这部作品是沈从文老先生的得力之作,也是为国人津津乐道,十分喜爱的小说。它讲述了在湘西的与世隔绝的偏远的小镇,女主人公翠翠和男主人公傩送二老有情人不得眷属的感伤的爱情故事。看了小说的结局,我不禁黯然神伤:祖父死了,天保大老死了,傩送二老出走,翠翠望眼欲穿地等着傩送回来。让我困惑且神伤的是,本来都是善良的人,为何在祖父和二老之间却深隔着一堵墙,让祖父为此忧心忡忡,日渐憔悴,到最后的日薄西山。而结局却是那样的扑朔迷离:“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出于对悲剧的特有心理感受,我相信如果让读者续写,大多数读者肯定会写到傩送回到了翠翠身边,两人长相厮守。可是无论如何,善良淳朴的祖父回不来了,耿直心善的天保也回不来了。一切都是命运!谁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啊!

      在《边城》中,每个人都被命运所支配,而每个人对于命运却有不同的态度。有听从安排的,有反抗的,有不知所措的……

      善良的祖父是听从命运的安排的,自始至终都是。他的一生使命是渡人,和照顾翠翠并给翠翠寻得一个好归宿。他并不以一生贫穷为苦,为扰,为恼,为恨。在他看来,渡人是神圣的使命,而且因为他淳朴的心性,即使过渡人多给他一分钱,他也绝对不受。他热爱他的职业,会在划桨时和翠翠唱歌,会和过渡人热情风趣地交谈,也会给过渡人馈赠。从这些可以看出他作为一个船夫的敬业精神和对这份职业的喜爱,可以看出他作为一个长者对他人的关怀。除了自己的职业和翠翠的终身大事,他不为其他任何事所牵绊。对于生活的贫穷,他可曾有丝毫抱怨?对于这份不能让他发达的职业,他可曾有半分嫌弃?也许有些许刻薄读者说因为他太老了,智力和体力均限制了他。但是对于这份职业的喜爱才是根本原因。认命,给善良的祖父带来的不全是精神上的愉悦,还有心灵上的创伤。他不清楚为何在大老死后,二老对于他是如此冷淡。从开始的大老二老抢着要翠翠,到最后二老和二老父亲对此事的极力回避,他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失衡。他不能如最初始那般坦然和运筹帷幄,他也不知该用什么办法能让顺顺父子和他重新商量傩送和翠翠的婚事。他因此而焦虑,因此而忧虑致死。似乎命运跟他和翠翠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意气风发的傩送是竭力掌握自己的命运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反抗命运的。不选磨坊而要渡船是他对于自己幸福的争取。他知道他的哥哥和他爱着同一个女人,并且两人都不是虚伪的人,都要追求翠翠。他从没有答应磨坊主人,因为选择了磨坊不会让自己幸福;选择了渡船会让自己如老船夫一般一辈子贫穷,但是也会得到自己一生所爱。为了自己的幸福,他绝不将就,和父亲大吵一顿就出走。他对翠翠忠贞不渝,对父亲对自己婚事的插手予以反抗。只可惜似乎也受到了命运的嘲弄,在他父亲 欲成就他时离开了。可惜,可怜。

      乖巧活泼的翠翠面对自己的命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脑海里多次浮现爷爷死亡的情景,出于对这种想法的恐惧,她只好去想别的事情以转移注意力。如果爷爷死了,谁能照顾她呢?她真的不知道有天爷爷死了她该怎么办。她喜欢傩送,却碍于女孩子家的矜持而不直接表明对傩送心意,也不向祖父诉说心事。尽管祖父还是猜出来了。她让祖父为难。祖父死了,她没了亲人,只好让善良的马兵为她做主。她尽管也想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出于性格上的弱点和女孩子独有的品性,她最终不能和傩送在一起。

      在《边城》中,没有动乱与纷争,没有压迫与剥削,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这里的边城一尘不染,远离喧嚣,可是照样发生了与之不相称的悲剧。但凡是悲剧,没有不让人哽咽的。看了这篇悲剧,让我联想最多的词就是造化弄人。而在西方,同样有一位作家写人世命运多舛,他就是雨果,他的这部作品就是《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的主人公是冉阿让,一个被社会的不公和命运的多变所打击的可怜人。尽管受此双重打击,他却没有堕落和沉沦,而是一心向善。这也就更能突出他的人格的伟大。社会不公不是你堕落的借口,你才是你堕落的理由。这也就是为什么冉阿让的死让读者更心痛的原因。

      19世纪的法国前中期是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时期,与此同时,社会的发展却没有跟得上经济的发展。资本主义的法国人民的思想被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等思想支配,资本主义的法国的政治法律制度对于社会底层人员太不公。如果你偷窃,在当今中国会被怎样判决?一般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在雨果先生的笔下,偷了一块面包的冉阿让竟被判了十九年的监禁。他是出于贫穷和饥饿去偷的面包,但是没能吃掉面包,还在狱中虚度了19年光阴。他本身就是不公社会下的可怜人,却为了自己合乎情理的最基本的需求违背不公的社会法律,并为这不公的法律买单。这是荒谬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冉阿让选择堕落,大多数的读者依旧会同情他,读者如我只会批判社会的黑暗;但是他却在神父的指引下和自己的救赎中脱离了堕落的深渊,这样文章就更有深度,让读者体会到人性中的善的伟大,即使在多么不公的社会也不能扭曲。冉阿让是一个犯人,他是一个盗窃犯,因为他在他年轻的时候偷了一块面包;他是一个逃犯,他并没有按照警局要求迁往另一个地方服役,而是中途逃跑,一直遭到沙威的追捕而没有自首。因为偷面包,他付出了青春;因为逃逸,他终日生活在警惕与不安中。他还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办的多家工厂生产出了好的商品,给贫民提供了就业机会。他还是一个父亲,他出于恻隐之心,收养了芳汀的遗孤。他是社会的暴乱分子,参与了起义运动,即使枪法如神,百发百中,却不伤人性命。而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任荒草掩埋,雨水刷尽。伟大的灵魂不需要得到人们永恒的景仰,安然的离世也是很好的归宿。

      可以说从一开始,冉阿让的命运便是坎坷的。他生而贫穷,他也许会饿死;他偷了一块面包被捕了,他出狱可依旧与他的姐姐和外甥一起帮扶者生活;他出狱了,人们鄙视他,害怕他,用枪驱赶他,他可能在他人异样的眼光中忧郁而死,也可能彻底黑化,杀掉对他不尊敬的人,变成一个社会的暴恐分子;他成为了一个市长并办了工厂,他可能会因为治市有方和经济发展而飞黄腾达,官运亨通,并且为市民们敬仰;他参与的起义失败,他却成功逃脱,,可能会和珂赛特及马里尤斯生活在一起。然而雨果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总是在设定了这样一种背景下,笔锋一转,叙述另一种可能性,但是又是合情理的可能性。他的命运之坎坷可以媲美荷马笔下奥德修斯回家之旅的坎坷。

      到底有谁能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这个问题大家至今没有定论。庄子追求逍遥,他果真实现了吗、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一切看起来,听起来虚无缥缈,做起来更是无所适从。命运也是一个·千百年来困扰人们的话题。

       

      

      

0
【学生投票】

教师评价
评说讨论区